渐进式民主自欺欺人

渐进式民主自欺欺人

牛克思

所谓渐进式民主,就是有计划、按部就班进行政治体制转型的主张。共产党抨击异议人士的时候经常使用这种说法,它否认异议人士对它只进行经济体制改革不进行政治体制改革的指责,强调政治体制改革必须循序渐进,把在《选举法》中提高农民代表的比例这样一个微不足道的细节变动,吹嘘成渐进式民主的成功。共产党举出前苏联、南斯拉夫实行激进式民主转型为例,说这些国家出现的国家分裂、经济衰退,都是激进式民主转型造成的,因此,中国绝不能搞激进式民主,否则也会发生国家分裂、经济衰退的情况。明眼人一下就能看出,这是共产党为了拒绝民主政治故意混淆视听而玩弄的花招。它嘴上高喊民主、自由的口号,但是内心是痛恨民主政治的,它强调政治体制改革的渐进性完全是为了敷衍来自人民的压力,本质是拒绝改革、维护独裁,这完全可以从马克思原教旨主义信徒发出的警告看出来。其实,渐进式民主是一个伪命题,它根本就不可能触动独裁政治的一根毫毛。本文试图揭露渐进式民主的虚伪性,戳穿了共产党的伪装。

与渐进式民主相对的是激进式革命,之所以叫革命而不叫改革,因为改革是指在不破坏原有政治体制基本结构的基础上进行的微调,而革命则是指抛弃原有政治体制基本结构的彻底重建。因为共产党的“革命”都是血腥的,所以很多人就误以为革命就是杀人,其实共产党只是徒有革命之名,并无革命之实,它建立了什么新的政治制度吗?没有,它所做的一切只不过延续了几千年封建王朝改朝换代的那一套,所以共产党干的根本就不是什么革命,而仅仅是杀人而已。民主政治就独裁政治来说,是一套完全不同的政治体制,所以从独裁政治到民主政治的转变只能叫革命,而不能叫改革,改革和革命不能以是否流血为标准,没有流血的可能是革命,流了血的却不一定是革命。主张渐进式民主的人,正是因为没有看清这两种政治制度的根本区别,才误入了共产党的圈套。

民主政治的特点是军队国家化、三权分立、言论自由,独裁政治的特点是统治者大权独揽、控制一切,为了政治需要,经济数据可以造假、灾害预报可以造假、物理实验可以造假,甚至造假造到医学上,吹嘘唱革命歌曲、读毛主席语录可以治疗精神病!独裁政治下,人民对掌权者不能有半点怀疑,只能绝对服从。由此可见,民主政治和独裁政治毫无共同之处。这样毫无共同之处的两种政治制度,怎么可能通过渐进式改革实现转型呢?设想,我们以5年时间为周期进行渐进式政治体制改革,按照民主政治的权力制衡机制进行规划,每过5年推出一项,比如第一个5年宣布军队国家化,任何党派都不允许在军队中建立组织,第二个5年宣布言论自由,第三个5年宣布司法独立,第四个5年宣布立法独立、人民代表实行全民普选,第五个5年宣布全民普选最高行政长官,即总统。渐进式民主无非就是这种模式,除非你不打算把它具体化,只要具体化,就肯定是这样一种模式,除此之外,任何关于渐进式民主的主张都是虚伪的。这种渐进式民主表面上看很美好,实际却是行不通的。单独实行一项变革是不可能的,只要民主政治中的任何一项宪法权力得以独立,其它各项权力就必然同时独立,从而导致独裁政治土崩瓦解。

如果军队独立于党派,完全国家化了,那么饱受专制压迫之苦的人民还会畏惧共产党吗?他们会像潮水般涌上街头,要求共产党马上下台,可见,渐进式民主不能从军队国家化开始。那么从言论自由开始怎么样?如果独裁者放开媒体、废除报禁,可以想像揭露共产党罪恶的言论就会铺天盖地席卷而来,共产党立即就会在全国人民面前原形毕露,它靠控制舆论工具欺骗人民群众获得的道德形象转眼之间就会化为乌有。在强大的自由舆论面前,共产党不得不放弃独裁统治,如果它不愿意放弃独裁统治,它就必须重新管制媒体,禁止言论自由。可见,渐进式民主也不能从言论自由开始。如果从司法独立开始会不会好一点?司法是维护社会公正的最后一道屏障,共产党之所以要牢固掌握司法大权,就是要破坏司法公正的性质,使司法成为独裁统治的工具。如果司法获得了独立地位,共产党犯下了罪恶就不可能逃避法律的惩罚,这样就必然给它所谓的“集中力量办大事”制造障碍,野蛮拆迁、非法占地、刑讯逼供、栽赃陷害等黑社会行为将难以继续下去,所以为了办“大事”,共产党只好把司法“集中”在自己手里了。如果继续分析立法独立和总统普选,它们对独裁制度的瓦解作用也是一样的。

也许有人会说,让某项宪法权力一下子实现独立,虽然就整个政治制度的改变来说是渐进的,可是就其自身来说还是太快了,像2010年对选举法的修订,取消对农民代表歧视性的比例规定,就实现了渐进式的民主进步。这种观点没有看出共产党独裁民主的虚伪性,只要共产党继续控制候选人的产生过程,继续把自由竞选当作违法活动进行打击,调整代表比例就是毫无意义的做法,这种调整只是独裁者的恩赐或者施舍,与民主政治的进步毫无关系。如果共产党放弃对代表候选人的控制,允许候选人自由竞选,那么这种渐进式民主就会立即崩溃。1989年波兰就进行过这样的实践,当时,也是为了避免激进式政治体制革命给国家带来动荡,波兰共产党与团结工会举行了谈判,谈判结果是,议会一部分名额由自由竞选产生,而大部分名额仍然由波兰共产党控制。选举开始了,令人意想不到的是,根本没有人投共产党候选人的票,即使在团结工会的极力劝说下也无济于事,最终导致共产党政权彻底垮台。

这里需要特别加以说明的是,渐进式民主与民主力量的逐渐积累是两个不同的概念,渐进式民主是指政治体制的转型方式,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政治制度的转换过程,而民主力量由小到大、由弱变强的过程,是同一性质的事物的自然发展过程,在这个发展过程中事物的性质并没有发生本质的变化。所以,民主力量的变化可以是渐进的,也只能是渐进的。但是,民主和专制是两种势不两立的政治制度,一国之内要么实行民主要么实行专制,不可能在某些方面搞专制的同时却在其它方面搞民主,也不可能在专制和民主之间实现比例分配,所以从专制政治到民主政治的转型只能是突变的而不可能是渐进的。由此可见,渐进式民主是一种自欺欺人的说法。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