驳斥马克思经济决定论

驳斥马克思经济决定论

其实劳动价值论也不是马克思自己发明的,而是马克思从李嘉图那里借用来的。经济学在马克思的那个时代叫做政治经济学(指研究社会问题的经济学,相对于研究家政问题的经济学而言)。

但现在为世人所公认的事实是:经济学之成为一门严谨的科学是从发现边际效用理论开始的。而那已经是马克思死后很多年的事了,所以马克思的政治经济学并不是建立在严谨的科学论证基础上的。

现在并没有人认为马克思不是一个经济学家。只是在西方,马克思从来都只是被当作一个业余经济学家,即使在大学里也没有谁真的把它当回事。最多是当作一门选修课来学而已。

现在看来,亚当,思密――大卫,李嘉图――马克思的古老的劳动价值论其实是破绽百出的。但作为一个中国学生在学校里却不知道要花多少时间来学那习些历史决定论和经济决定论。可能很多的时间被浪费了。

经济学上有一句名言:珍珠不是因为人们喜欢潜水捞珍珠而具有了价值,人们之所以要潜水捞珍珠是因为珍珠有价值。 
人们潜水到海底把珍珠挖出来,是因为人们在潜水捞珍珠的过程中花费了劳动时间使得珍珠有价值,还是因为珍珠就能满足人们的需求所以有价值,人们才愿意花费劳力和时间来潜水挖珍珠?

边际效用理论认为,需求是先于劳动的,一件商品有价值,是因为它能满足人的需求,而且,随着它对满足人需求作用的下降,其价值必不可免地会因此递减。

需求的人多而供应少就是稀缺,经济学中的“稀缺性”指的是对需求而言,资源总是有限的、不足的。

举个简单的例子,男人喜欢美女,而美女较少,所以美女也就因为稀缺而具有了价值。而美女并不是由谁的劳动创造的。

当然现在也可以通过人的劳动来使丑女变美女,但一般来说天然的美女价值总是高于人造美女(当然喜欢人造美女的人除外)。但并不是动的手术次数越多(所包含的劳动量越大)美女的价值就越高。
当然这句话也可以这样来理解,相貌丑陋或一般的女人之所以要去动手术而变成美女并不是因为她们喜欢动手术,而是因为动手术可以让自己变成美女,然后被男人所需要。我想就是马克思自己在这个问题上也不能例外。

萨谬而森说“稀缺”乃经济学的灵魂。稀缺”一词包含着的是人的价值判断,稀不稀缺完全取决于需求者的心理偏好。所以,物品的价值不是由它所包含的劳动决定的,而是由它的稀缺性决定的,越是稀缺的东西就越有价值。

所以,物品的价值高低由人的需求高低决定,人对物品的需求高低又由物品的稀缺性决定,所以,越是稀缺的东西,需求越高,价值也越大。

最重要的公理是,效用是商品数量的连续函数。如水这种东西随着供给的增加,它对满足人需求的效用其实是递减的。比如,在缺水的情况下,首先要用水于来解渴和拯救生命,这时候水的价值最高,如果水再多一点,就可以用来洗脸洗脚甚至洗澡,而再多的情况下就可以用来浇花园冲厕所了。所以在缺水的沙漠里,是决不会有人用水来冲厕所的,因为水是一种稀缺物品,价值也就很高。

马克思理论认为产品价值就是花在它上面的劳动。但这是完全错误的。不是为物品所花费的劳动才使它具有较高的价格,相反地,正是为了高价才使人为得到它而去劳动。例如,渔夫之所以出海,在恶劣气候下艰苦劳作捕鱼,为的是得到好价钱。

反之,如果一个渔夫虽然夜以继日地干,却只捕到1条小鱼,而另一渔夫也许因为落潮而在浅滩上抓到1000条鱼,则前者不可能以后者1000条鱼的同样价格来售卖他的1条鱼。

1条大马哈鱼也许偶然蹦到船里,虽然没有花费任何劳动,但也没有理由说它们的价值就较小。

一个人在吃牡砺时,偶然发现了一颗晶莹的珍珠,那么这颗珍珠的售价决不会少于他花一整天时间潜水而得到的珍珠的价格。

因此,不是劳动使物品有了价值,而是它们有价值才值得人们为它而劳动。

前面说过,如果一个人在沙漠里几天没水喝,假如他现在身上还有一千元。这时候你去卖给它一瓶水可以卖到1000元,如果你想将一块价值一千万的钻石以一千元的价格卖给他,他可能也不会要。所以对人来说没有需求的东西就毫无价值,即使它包含了再多的劳动量也等于零。

所以我们看到马克思的经济学其实是破绽百出的,已经不能自圆其说了。

如果说产品包含的劳动量越多价值就越大,那么山西黑砖窑出来的砖价值就最大了,价格也应该最高了,因为那已经不仅是劳动量大小的问题了,连人的命都劳动进去了。我看起码要卖一万元一匹砖才行。这样说来,既然劳动量这么大,其剩余价值也应该是最大了,所以即使那些黑砖窑的民工没有发大财,至少那些黑砖窑的矿主也应该早进福布斯了才行。

马克思说利润来源是剩余价值,而剩余价值又来源于工人的劳动,所以劳动密集型的行业利润就该最高,而资本密集型的行业利润就该最低。所以我们那些血汗工厂出来的产品价值就最大,价格最高,利润也就最高了。事实却恰恰相反。

所以,产品价值只和需求有关,而人的需求是一种主观评价,这种主观评价又是随时变化的,所以其产品的价值也是变化的。从亚当,斯密和李嘉图开始就一直希望找到一种能够衡量产品内在价值的客观标准或不变标准,但最后却不幸走入了一个死胡同。连亚当,斯密为此专门提出的所谓价值和交换价值二分法最后也变得毫无任何价值。

应该指出的是价值和交换价值二分法即所谓的价格是价值的表现形式的提法也不是马克思本人发明的,而是从亚当.斯密那里拿来的。当年亚当.斯密在指出钻石和水的价值悖论时,就提出了奇特的使用价值和交换价值的二分法。但后来门格尔,杰文斯和瓦尔拉斯都已经证明了价格由产品的边际效用来决定,而不是由它们的全部效用决定,因为水是丰富的,增加一单位水很便宜,而钻石是极端稀缺的,增加钻石是昂贵的.

这就科学的解决了钻石和水的价值悖论。对这个问题我已经说过“只是因为这个理论是在马克思死了以后才被发现的,所以他当然不会预见到。所以说马克思不是神仙。如果连这个道理都不懂,死抱着他的政治经济学当圣旨毫无意义”。建议多看看经济学方面的书自然就懂了,这里我就不再多说。

马克思的劳动价值论完全无法解释稀缺资源的价格问题。如石油这种产品虽然包含有人的劳动,但从95年以来石油包含的这种劳动量并没有显著的增加,为什么中石油的汽油价却一路飞涨啦。另外,对土地的平整确实也需要劳动,但也无法解释为什么2002年以来政府的土地出让价一路飞涨的原因,难道是政府雇了更多的人而且花了更多的劳动日夜不停地把那些土地打磨得异常平整了吗。

即使用价格围绕价值上下浮动的理论来看,这块地也不能涨得这么离谱吧,既然上浮了那么久,现在也应该下浮了吧。你当然也完全可以善意地去提醒政府不要忘了马克思的劳动价值论,政府应该将土地的转让价格定得符合它所包含的价值量,也就是它所包含的工人劳动量。我们可以看出如果用劳动价值论来解释这一切完全是扯淡。而只有用边际效用理论即稀缺性决定价值和价格的理论才能很好解释这一切。
  
其实,马克思经济学最致命的漏洞还在于关于计划经济的理论。由于马克思自己完全不是一个心理学家,所以,他认为人的需要是可以通过科学方法计算出来的,然后就可以对社会生产进行有效的组织,就可以搞计划经济了。

其实我们今天已经明白人的需要完全是一个心理学的问题,而不是一个数理问题,所以根本不能通过什么数理方法去统计和计算。

人的需要也就是我们现在经济学里所说的需求偏好,这是完全实际一个心理偏好,它是多种多样,不可穷尽的。

如有的人喜欢红的,有的人喜欢黑的,有的人喜欢高的,有的人喜欢老的,有的喜欢胖的,有的人喜欢粗的,有的人喜欢细的,总之五花八门,数不胜数,而且还有许多需求是潜在性的,就是说即使现在市场上还没有出现这个产品,也不能说人们对它们就没有需求了,所以人的需要完全没有办法进行精确的统计计算。

所以,既然连人的“需要”都没有办法统计和计算,当然就更没有办法组织社会化大生产了。即使由那些国营企业的官僚根据他们自己的经验来加以推测估计,也根本无法做到什么 “按需生产”,“满足所有人的需要“,“想要什么就有什么”的理想状态。

人的需要只有每个人自己最清楚,所以才需要社会生产的分散化,需要由看不见的手来加以调节。所以连人的需要都搞不清楚,那里能做到什么计划经济,最多就是做到象前苏联那样,反正就生产黑白两种颜色的伏尔加汽车,你想要红色的流线型的连门都没有。所以,我们看到虽然马克思提出按需生产和按需分配的初衷是好的,但从经济学的角度来说从一开始就完全是一个无稽之谈。

马克思说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这就是马克思的经济决定论。其主要观点是说:生产力是最活跃,最革命的因素,它的发展没有什么东西可以阻挡。

如果是这样中国从两前五百年前就进入了封建生产关系,按经济决定论的道理来说,经过这么多时间,生产力的发展早就应该将生产关系推进到共产主义去了,至少也应该是资本主义才对啊,为什么发展了两千年结果还停留在农民和地主的封建小生产阶段,而且连资本主义的工业化生产阶段都还没进入。

其实制度经济学早已说清楚了这个问题,就是制度才是决定社会经济发展的决定力量。制度属于经济关系的范畴,它肯定不属于生产力的范畴。

制度是人定的,制度的变迁由权力决定,所以,制度最终由掌握权力的人来决定。

生产力的状态是由制度决定的。也就是说生产力是由生产关系决定的。虽然那些农民也想搞点发明创造,搞点规模生产,但皇帝又不是傻的,这样直接就威胁到了封建王朝的统治,所以决不容许,那谁还敢搞,谁搞就杀谁的头。最后的结果就是皇帝和官僚将所有人都通过制度牢牢地固定在那一分二蒙土地上了,所有的商业贸易和工业生产都成了扯淡。还谈什么发展生产力。

其实制度经济学的创始人道格拉斯・诺思早就提出了一个”路径依赖”理论可以很好地解释这一切。而他本人由于用”路径依赖”理论成功地阐释了经济制度的演进规律,从而获得了1993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

诺思认为,路径依赖类似于物理学中的”惯性”,一个社会一旦进入某一路径(无论是”好”的还是”坏”的)就可能对这种路径产生依赖。
某一路径的既定方向会在以后发展中得到自我强化。人们过去做出的选择决定了他们现在及未来可能的选择。好的路径会对社会起到正反馈的作用,通过惯性和冲力,产生飞轮效应,社会发展因而进入良性循环;但不好的路径也同样会对社会起到负反馈的作用,就如同恶性循环,社会发展也可能会被锁定在某种无效率的状态下而导致停滞不前。

而这些选择一旦进入锁定状态,想要脱身就会变得十分困难。

所以,我们看到自从秦始皇统一中国,社会走入封建专制这个不好的路径后,制度本身就对社会经济的发展产生了一个强制和锁定的作用,所以一直走了两千年,走到清朝才算基本走出来。

就是最终走出来,也不是由于生产力的发展,而是由于鸦片战争,由于反对满清的民族解放运动。注意:反清的革命是一场民族独立革命而不是什么经济革命。

所以,制度才是决定经济发展的最终力量,而制度是由权力决定的,权力又是由人掌握的,所以,也可以这么说,权力才是决定社会经济发展的决定力量,或者掌握权力的人才是决定社会经济发展的决定力量。

所以是人决定制度,是制度决定生产关系,生产关系决定生产力,而不是相反。同样,是上层建筑决定经济基础,而不是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

另外,需要注意的是马克思资本论的核心是一种经济民主论,就是通过资本的社会化来追求经济领域内的人人平等的目的。既然谈完了经济问题就应该写写社会问题了吧,但不知道为什么他的资本论第二卷却从没有自己写出来,所以也就没有完整地论述关于社会政治领域的平等论。也许是人生太短暂的原因,还没有来得及写。

所以虽然马克斯已经提出了关于“人的全面解放”的观点,但既然是全面解放,那就不仅要有经济的解放,还要有思想和政治的解放,不仅要有经济的平等,还要有权力的平等。但无论如何,在马克思的理论中就此留下了一个空白。

但如果我们只看到经济发展的作用而没有看到制度发展的作用,就成了人人都去赚钱了而不问其他了。

按照马克思的说法,无产阶级都是大公无私的,而作为无产阶级的先进那更应该是品德高尚而没有任何贪欲的。这实际上是一种建立在“人性善”基础上的理论。

我们不否认在一个理想的社会中,大多数人品德确实是高尚的。但如果当社会上的大多数人都在拼命赚钱的时候,当社会价值观念就是鼓励人们努力去赚钱并获取财富。当社会发展以经济发展并要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作为目标的时候,你却硬要那些官僚一个个都要大公无私,都要毫不利己,专门利人,而且还决不能赚大钱,最多只能赚小钱,这合理吗。而且那些官僚天天接触的都是企业家,都是社会上最有钱的人,耳闻目染都是赚钱发财的事,你却要他闭上眼睛耳朵假装清高,而且绝不能贪污受贿,除非他们都是傻的,要不就是强人所难了。

经济学上有一个关于“经济人”的假设,就是说每个人都是为了他自己的利益,认为人的一切行为其实都是为了最大限度满足自己的私利,工作目的只是为了获得经济报酬。
“经济人”是西方经济学对人经济行为的基本核心假设,被视为西方经济学理论大厦的根基,这对中国经济学的发展具有十分重要的借鉴意义。所以,在发展经济的同时必须要预先设计一套有效的制度来约束那些官僚的利己倾向,这才是问题的实质。

哈耶克说,坏的制度会使好人做坏事,好的制度会使坏人做好事。设立制度并不是要改变人的利己本性,而是尽量顺从人的本性。哈耶克还认为:一个好的制度的出发点不是为了鼓励好人多做好事,而是为了防止坏人做坏事。所以制度设计如果从“好人”的假定出发,必定设计出坏制度,导致坏结果;从“坏人”的假定出发,则能设计出好制度,得到好结果。建立在“人性善”基础上的道德约束极其苍白,而实践中则往往导致贪污腐败。
预先假定了官僚天生比企业家高尚,而且绝没有一己私利,根据这个前提所设计的制度才是造成一切腐败问题的根源。在市场经济中,你对一个企业家不满意,你可以不买他的东西来让他破产,而你对官僚不满意你却一点办法没有。

所以必须现在的问题是设计一个制度:它可以让老百姓象对企业家的利己行为进行约束一样来对官僚的利己行为进行约束,这才是解决腐败问题的关键和实质。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