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社会的主要矛盾是官民矛盾

人类社会的主要矛盾是官民矛盾

  历史事实是,几千年来,各阶层之间和睦共处,相安无事,大家并无你死我活的对抗。地主与农民多是合作关系,资本家与工人关系绝大多是合作友好关系。

  民国时农民做长工,东家都给他们夹菜拌荤油吃,那时候打油用油壶;到了人民公社化后,农民整个夏天喝淮麦粥,一个月二、三两油,肚子中没油,饭也吃不饱,人干活没有劲。

  恶霸地主或刁蛮的佃户,贪婪的资本家或偷懒的工人,乃罕见现象。当双方感觉对方不公时,会采取协商办法解决,最多对簿公堂。一个业主找木工打家具或是装修,业主和木工谈好价钱,双方满意即择日开工。质量上不满意,或是业主苛刻或是扣压工资,双方协商,大不了打死人,不至于闹到成千上万的工人因与业主资本家不满意,而都去罢工或造反革命。

  人类社会的主要矛盾是官民矛盾即权力问题,也就是维护还是消灭特权阶级的问题?

  任何权力都有一种越界犯规的自然倾向。权力越集中,野蛮的成分就越多。统治者的专横权力一旦失去控制,其所带来的灾难性后果,远非普通人的野性发作所能比拟。

  一旦掌握了不受制约的权力,必然吃民无数。掌握了至高权力的特权阶级必然堕落为吃人阶级。老虎吃人,可“苛政”比老虎吃的人更多;蛇咬死人,可赋税咬死的人比蛇咬死的人更多。可见,统治者比狮虎蛇豹更凶残。特权统治阶级是人类史上最为反动的阶级。

  专制社会的基本规律是官压迫民。在长达两千年的漫长历史中,农民处在社会的最底层,被视为牛马之属而囚禁在笼子里。古代的州官称“州牧”,做官称为“牧民”,把老百姓视为“会说话的牲畜”。皇粮国税是提在官吏手中的绳子,套在农民脖子上的绳索。明明是农民养活了统治者,统治者却认为自己给了农民活路。

  野蛮的特权当道,人民必然遭殃。在不尊重个人自由、生命与财产的地方,不可能有持久繁荣,只会越来越萧条。据报道,有个镇的镇干部吃垮掉一个饭店,老板倒闭工人失业。是谁剥削了老板和工人,是骄奢淫逸的特权阶级。

  当特权阶级荒淫无道鱼肉人民时,平民阶级的反抗就上升为暴力反抗。《水浒传》描写的就是官逼民反,《三国演义》描写得也主要是官民矛盾和官与官间狗咬狗的斗争。

  从古到今,很少有人民起义是单一阶层的行为,如奴隶社会奴隶主与奴隶联合的起义(如西周反对商纣和奴隶联合)、地主联合农民推翻皇帝和农民联合起义(秦末平民起义、隋末平民起义、宋朝梁山起义等等)、资产阶级联合工人阶级的革命。

1863年7月,法国工人回复英国工人的来信中说到:“我们必须团结起来,筑成一座坚不可摧的堤坝,来抗拒把人类分成两个阶级――愚昧饥饿的平民和脑满肠肥的官吏——的害人的制度。”

任何权力都有一种越界犯规的自然倾向。权力越集中,野蛮的成分就越多。统治者的专横权力一旦失去控制,其所带来的灾难性后果,远非普通人的野性发作所能比拟。

  资本家与工人阶级都是平民阶级,是反对特权阶级的同盟军。马克思主义却瓦解这同盟军,把工人运动引向了歧途,他夸大了资本与劳动者间的不平等,又忽略了罪恶的特权阶级!

  马克思用阶级矛盾转移人民对特权的视线,以便他们一小撮好独掌大权。列宁继承马克思衣钵后,就大力提倡对党领袖的个人崇拜;他的尸体就摆在红场供人顶礼膜拜。

  马克思主义之所以被党人独尊,是因为它有助于“先进性”的官员对人民压迫。民国时农民做长工,东家都给他们夹菜拌荤油吃,那时候打油用油壶;到了人民公社化后,农民整个夏天喝淮麦粥,一个月二、三两油,肚子中没油,饭也吃不饱,人干活没有劲。

  马克思主义把工人阶级运动的方向指向了资本家阶层,很少去针对特权阶级。马克思主义理论中没有反对特权阶级的思想武器,所以整个苏式社会主义都变成了特权阶级的王国。

  直到现在,极左派们仍把斗争矛头指向资本家,以掩盖特权阶级压迫人民的真相,甚至把平民与特权的矛盾也说成是与资本家的矛盾,达到掩护特权阶级的目的。

  马克思误把财产私有制当成了万恶之源,真正的万恶之源却是权力的私有化[或特权阶级化]。权力的私有化是中国贫困、动乱、愚昧的根源。马克思主义不批判权力私有制而搞生产资料公有制,导致了生产资料的一党化垄断主义和极度腐败。

  马克思主义不是把斗争方向指向权力,而是指向资本,以为制约甚至消灭了资本,由无产阶级掌握政权,就解决问题了。然而事与愿违,制约或消灭资本而不制约权力,产生的不是无产阶级真正当家作主的人民民主制度,而是斯大林式的极权社会主义。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仍然处于社会最底层,名义上的领导阶级地位,掩盖不了事实上的受奴役受压迫的地位。

  左派们不肯建立一种有效的机制以反对特权的发育生长,不肯建立有效的机制反对政府滥用权力、腐败和犯错误,也不肯建立有效政治机制以保护人民不受政府和特权阶级的剥削。他们陷入在150多年前的陈旧不科学的理论中不可自拔,无法跳出造反腐败灭亡的怪圈。

  人权异常萎缩的国家,常常是特权异常膨胀的国家。把人权置于第二位的国家,一定是把特权置于第一位的国家。野蛮的特权当道,人民必然遭殃。在不尊重个人自由、生命与财产的地方,不可能有持久繁荣,只会越来越萧条。据报道,有个镇的镇干部吃垮掉一个饭店,老板倒闭工人失业。是谁剥削了老板和工人,是骄奢淫逸的特权阶级。

  鞍山市一个科级警官在几年时间聚敛了五千万财富。河南省三任交通厅长就职前都写血书发誓保持廉洁,上任后个个成为巨贪。吉林省委原副秘书长王纯在担任白山市委副书记、市长、市委书记期间,全市的科级以上干部除了他儿子和儿媳外,均向其行贿且数额巨大……

  中国的劳资矛盾其实是官民矛盾!劳资矛盾,表面看是阶级矛盾,实质上是官民矛盾。因为掌权者把农民当成二等公民,国有单位雇佣的民工也是很受剥削;私人企业对民工可能更坏,这些私人老板往往收买了官方,官方为他们撑腰,老邓就取消了工人的罢工权呢!

  1950年代初吉拉斯(MilovanDjilas)是南斯拉夫副总统和“国民议会”议长。1953年10月至1954年1月,他公开主张实行多党制和西方式的民主。1954年1月,南共联盟中央决定将其开除出中央委员会,解除其党内外的一切职务。吉拉斯于1954年1月缴还党证,自以为是自由之身可以接受外国记者的访问,因而被捕;不久开释,南共当局准许他仍住在贝尔格莱德,一直被警方监视,形同软禁。

  1956年匈牙利爆发反共抗暴事件,吉拉斯在那年11月19日纽约出版的周刊“新领袖”上,发表“东欧大风暴”一文,赞扬匈牙利革命“是共产主义逐步走上末路的开端。”为了这篇文章,他再度被捕,判刑3年。最讽刺的是,他被关进去的牢房,也正是1933年他以左派学生领袖身份判刑时住过的同一个牢房。

  在狱中,他埋头著述,写出了《新阶级》一书,指出,党通过生产资料国有制对社会生产进行全面控制,党垄断了信息和教育机构,党已成为巧取豪夺、压迫人民的新阶级。无产阶级的先锋队在执行国家管理职能时变成了新的压迫者。

  “新阶级视全国的资产为己有,甚至认为‘社会主义的’、‘公有制’或‘国家的’财产等名词,不过是法律上的空洞字眼而已。新阶级认为,凡对其绝对权威稍有冒犯,即是破坏其所有权。因此,新阶级反对任何形式的自由,目的就在保障其‘社会主义的’所有主之地位。批评新阶级对财产的独占,足以使新阶级发生失去权势的恐慌,新阶级对于批评与要求之敏感,是他们的统治与行使权力的态度造成的。”

   “当新阶级在革命中大获全胜时,其控制手段却在人类历史上留下最可耻的一页。人们一面会为其成功感到惊异,一面又会为其使用的手段感到羞耻”。“新阶级终有一日会被历史所淘汰,是时,人们将不致为它的凋落而有丝毫伤感”。

  “党的权力机构造成最精妙的暴政和最残暴的剥削,是因为只有XX党一党是所有政治、经济与思想活动的中枢。整个公众生活或陷于停顿中,或为党的政策所左右。”

  “党对权力的贪梦是没有厌足和无法抗拒的”。“他们滥用权力和酷爱权力是不可避免的。腐化同样也是难免的。这是一种特别形式的腐化,它是由于政府只操于一个政治集团之手以及政府是所有特权的泉源的事实所引起。……政府、党与国家不分,并且实际上掌握着一切资产,使共X国家必然产生特权和寄生作用,成为一个本身必然腐化的国家。”

  “在共产制度下,盗窃及滥用款项的事情无法避免。盗窃‘国家财产’的原因,并非仅由于穷困,乃是由于共产国家内的财产并不属于任何人。所有有价值的东西都被变成无价值,从而造成盗窃和浪费的适宜环境。最大的浪费甚至还无法看见。那就是人力的浪费。千百万人在不感兴趣的心情下所从事的迟缓而无生产力的工作,及对于从事非‘社会主义’工作的防止,其所发生的庞大的、可以计算而不可见的浪费,乃是共产政权所无法避免的。”

  “由于共产国家是靠军队和暴力而建立的,由于它经常与人民对立,所以即使没有外在的理由,共产国家也必须是黩武的。没有一个国家会比共产国家更崇尚暴力。实行黩武主义是新阶级在国内的根本之图,它所产生的力量,是新阶级的生存、力量与特权之所系。”

  “当代共产主义是这样一类极权主义:它具有三项基本要素以控制人民,第一是权力;其次是所有权;第三是思想。这些因素被唯一的政党,一个新阶级所垄断;而目前则被该党或该阶级的寡头们所独有。历史上从没有一个极权制度,甚至现代的包括在内能同时将所有这些因素合在一起,把人民控制到这种程度。”

  1962年他在狱中写出第二本批评共产主义的著作《与斯大林的对话》。吉拉斯以他两次去莫斯科见到斯大林的经历,指出斯大林是“历史上最残忍的罪犯”。他认为,共产党的唯一出路是退出历史舞台,任何改革都无济于事,共产主义是无法改革的。

马KS的“先进理论”是对人人平等的竞选制度的毁灭性打击。因为先进阶级、先进性的党早已确定,竞选不仅完全没必要,而且万一竞选选出了与预定结果不同的领导,必然会使人民获得更广泛的权利,自己苦心经营的专政与变相世袭制度就会毁于一旦。这难道不是特权制度?

  在日本公务员任期只有五年,五年后需要干20多种其他工作后才能再考公务员,官僚不易形成特权贵族。而在苏式社会主义和封建主义社会,官僚皇权终身制世袭制,在权力的腐蚀下,形成特权贵族。

  沙图诺夫斯卡娅在《克里姆林宫内幕》书中说,自30年代起,苏联对领导干部实行高薪制。1934年,最高工资与最低工资的比例约为30/1;而到了1953年,已达到了50/1甚至更多。当时还实行兼职取酬制度,即一个人兼任几个职务并领取各项职务的全部报酬。党委领导人都被选入苏维埃执委会或被任命为政府负责人,这样,与普通人的收入差距就大了。此外,还向领导人员秘密发放工资附加款,即“大信封”(钱袋)制度——就是领导干部每月都会收到一个装有许多钞票的大信封,里面的钱从几百到几千卢布不等,钱的多少取决于职务的高低,在数量上一般相当于公开工资的一至二倍。这些工资附加款都是通过秘密的特殊渠道发放的,不交税,也不纳入缴纳党费的计算基数。除收入方面的特权外,还有名目繁多的补助和其它种种特权,包括可以在专门商店和组织得很好的内部商业系统低价购买紧缺商品和进口高档商品等。

  特权还扩大到领导干部的家属。政治上比较重要的学院,像培养外交官和出国工作的负责人员的国际关系学院、外贸学院,据说都是专为那些权贵阶层子女保留的。这些学院虽然不属于秘密性质,但它们从不被列入每年公布的高校招生手册。当时能出国的确实需要有一定的家庭背景和政治背景。

  法国著名作家罗曼.罗兰1935年到莫斯科访问时发现,高尔基被安排在像宫殿一样的别墅里,为他服务的工作人员有四五十个,每天都有亲朋食客数十人,在这里“不知不觉过着封建领主般的生活”。而与此同时,普通老百姓还要为谋取面包和住房而努力。

  叶利钦说:如果爬上党的权力金字塔的顶尖,则可享有一切——你进入了共产主义!专门的医院、疗养院、漂亮的餐厅和特制佳肴、不花钱的源源不断的奢侈品、舒适的交通工具等等。“因为共产主义完全可以在一个单独的国家里为那些获取权位的少数人而实现。暂时二亿人只能为一二十人建立‘真正’的共产主义”。

   延安时期陈云做报告答疑说:“刚才这位同志问,既然共产党是讲平等的,为甚么我们大家的生活这么苦,毛主席却每天吃一只鸡?”陈云接着说“是的,毛主席每天吃一只鸡,这不是毛主席愿意的。毛主席希望和我们大家过一样的生活,但同志们想想,毛主席的健康对中国革命多么重要!所以,毛主席不愿吃鸡,党中央的命令一定要毛主席吃鸡。和我们每一个革命同志一样,毛主席吃鸡也是一种革命任务。”

  社会主义的秘密就是对平等原则的放弃。社会等级森严,国民地位极不平等。官为民主,民为官奴。自1949年建立政权,遂实行工薪制,开始明确划分干部的级别,逐渐地建立了以官僚级别为准绳的“官本位”工薪制。工薪级别分为28级,13级以上谓党政高级干部;13级至17级谓党政中级干部;17级以下者谓普通干部。高级干部取工薪与供给相结合制,即除掉按级领薪外,其秘书、住房、汽车、电话等一切“革命消费”,均由国家供给,并有详细的规定。工薪只作为其职务收入的象征而已。五、六级以上的高级干部,基本上已能够予取予求。最高统治集团成员,则能随心所欲。

  官僚级别一经划定,即“全国通用,终生享用”。不仅退休之后仍享受原有的政治、经济待遇,即特权,而且死后的追悼会与骨灰盒的安放,亦有明确的等级规定,讣告上则要明确指明生前所享有的官僚级别,哪怕是一个科级或股级干部。如此常令无级无别的普通民众笑恨难抑。与中国封建时代相比,实有过之而无不及。

  我国有个“离休干部”的阶层,可以享受高于普通公民的待遇。中共的退休制度是:县级及其以下干部是“退休”,退休金按年资对原工资打折扣;公费医疗待遇亦打折扣。地级及以上干部,还有1949年10月1日前“参加革命”的干部,是“离休”,意思是“离职休养”,并没有“退出”,所以工资照发、公费医疗全包。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