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权与主权

人权与主权

人类由于结成了社会,一部份事务超出了个人范围而成为公共事务,或者说超越了个体所能承载的能力,就需要通过“契约”或“认同”方式,设立一定的公共权力——政府或国家。国家是个人的集合,国家是基于个人利益的需要而设的。国家权力来源于公民权利的让渡,国家主权是一个国家在其领域内拥有的最高公共权力,公共权力是在“集体行动”中产生、用来解决个体能力的局限性。公共权力的目的是为了保障私人权利。这就产生了“公共权力”(Power)与“公民权利”(Right)的关系问题。人权与国家主权的关系是:

1.人权是本,主权是末

先有家,然后才有国家。有人说“没有国哪有家”,这是颠倒是非!应是:没有人就没有家,没有家就没有国。人类的产生比国家早,国家一直是靠人民的税收生存的。哪有母亲一直靠孩子养活和保护的?正确的比喻是:国家是人民的孩子。我们都爱自己自己的孩子,但不能溺爱,如果他有什么地方不好,一定要指出来,让他改正,这才有利于他的健康成长。一天,H来到某福利院。院长说:欢迎胡爷爷来来视察指导!胡爷爷对孩子们说:祖国是你们的母亲,你们要爱你们的祖国。孩子A说:胡爷爷,您是我们的爷爷;祖国是我们的母亲,那祖国就是您的媳妇。孩子B说:祖国就是您女儿。孩子C说:祖国是您干女儿(干为动词)!

国家是由人组成的,人在逻辑上先于国家。人权作为人之为人而享有的权利,在逻辑上也必然先于国家。个人权利是本,国家权力是末;人权是公共权力的原因,国家权力包括主权在内,都是来自于人权,不可不受人权的制约。美国《独立宣言》开宗明义地指出:人世间存在着一种先于政府、高于政府的天赋权利,如生存、自由和追求幸福等,都是神圣不可剥夺的。如果有什么世俗政权剥夺了这些基本人权,不管是君王个人还是议会集体作的决定,都应该被推翻。由此可以断言,人权自然高于主权。

国家主权是有限的而不是绝对的。因为公民在建立国家时,向国家主权让渡的只是部分权利。上帝造人的时候就先天地决定了,每个人比任何他者更知道自己需要什么,因而,每个人在有关自身的幸福和成长的事务上,比如在决定对自己来说什么是善的、有价值的的问题上,就有着先天的不可让渡的权利。当他自己的外部行为关涉到他人权利领域时,每个人都无法做自己行为的公正的法官,因而,需要建立一种中立的统治权。因此,一个宪政国家的权力,只能限于保护人权的需要,对每个公民关涉他人权利的外部行为加以统治。对公民的内在信仰和思想,以及不妨碍他人权利的追求自身幸福的行为无权加以干涉。

当主耶稣受彼拉多审判的时候,他庄严宣告“我的国不在地上”。上帝的国不同于人间的国,它没有民族与国家的边界。对祖国的爱不能超过对神的爱;如果祖国背叛了神,信徒必须站在神的公义一边。在政府背叛神的地方,基督徒应该首先服从神而不是服从政府,无论情况有多么艰难,或付出的代价会有多大,信徒对政府压制民众或伤天害理的不道德行为都有说“不”的权利(帕特.罗伯逊《两百个最发人深省的人生问题之答案》第十章 B.基督徒与政府)。如果爱国高于爱灵魂、高于爱神,就不符合圣经了。不能国家高于上帝、组织高于个人、政权高于灵魂。没有真善美的神的光照,爱国只能是转移视线的工具、争权夺利的外衣、某些人英雄梦的舆论支持而已!

可一些中国的知识者把国家视为终极价值,国家成了他们心中的“上帝”。中国的士大夫有一种“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使命感,把救国救民视为己任,从这种使命感的背后可以看到中国知识分子对一般民众的优越感和傲慢感,陷入了骄傲的罪性中。徐友渔说:“自由主义的核心就是对个人价值和尊严的肯定,对个人权利和利益的尊重与保护。对自由主义的深入理解,势必要与中国传统中压抑个性、唯国家和集体的观念决裂,划清个人主义和为我主义、自私自利的界限。”

2.人权是目的,主权是手段,目的高于手段,手段服从目的;人权当然高于主权

自由主义常识告诉我们:个人是目的,社会、国家是为每个人服务的手段,不存在超越或凌驾于个人利益之上的社会利益。个人的价值永远在国家之上,公民个人不应为国家所驱使。从而可逻辑地推导出:人权是目的,主权是手段;人权的价值永远在主权之上。

第一位系统阐述人权理论的英国哲学家洛克认为:人组成社会,社会建立政府,其目的是为了让人们更好地享受自己的自然权利,尤其是保护私人财产神圣不可侵犯。洛克将政府定义为统治者与被统治者的“社会契约”。他认为,公民仅应服从保护其人权的政府。公民的人权甚至可以高于政府的权利和利益,政府只有完全尊重并保障公民的人权才具备合法性。国家不如组成它的个人重要,国家是人们为了保障个人权利而组成的人为机构;除了保护个人外,国家没有任何其他目的。潘恩说过:“政府本身不拥有权利,只负有义务。”

讲人权首要目的是要防止国家侵犯人权。人们之所以组建政府是因为在自然状态下的个人权利受到威胁,这种威胁来自于其它公民。但是组成国家后,政府权力又构成公民权利的另一威胁,其危害可能远远大于其它个体或组织的可能。只有国家才能下令使用武力,任何其他人都不准使用武力强迫别人做什么事情。因此,那些有权使用武力的官员必须受到特别仔细的监督。同样,国家也可以不通过武力的方式达到奴役的结果,比如经济上的制裁。

个人主义承认有比个人更大的单位,例如国家、政党、宗教团体等,但个人主义只承认它们更大,在价值上不承认它们更高。韦伯说:“国家本身不具有内在的价值,它只是实现其它价值的一个纯粹的技术性工具”。所谓国家、所谓政府,都是保护和服务于公民权利的工具。国家、主义、理想等等都是服务于人、服从于人的手段,都没有人重要。可这些服务人的手段却反被认为高于人类本身,岂不反客为主、本末倒置吗?

尊重个人,被称为个人主义的人权原则,正好与国家主义相对立,即个人的权利和诉求都应该受到政府的尊重,不能以国家利益的名义任意剥夺个人的自由、权利和财产。个人权利取最大值,国家权力取最小值;国家权力是组成群体的个人的权利相互加减乘除之后的剩余权力。人权标明了国家权力的界限,国家权力在人权面前必须止步;国家的权力以宪法、法律授予的为限,不能自我扩张。国家的职能只能局限于提供公共物品的范围内,私人物品则完全由市场提供;只有纳税人无法通过市场实现的事情,才需要国家来弥补。这就划定国家权力的边界。在个人权利的范围内,国家权力是无效的,国家只能作用于个人权利之外的活动空间。国家是社会的“守夜人”,而不是“老爷”。如果政府侵犯公民的权利,人民自然有权更换政府。人权限制了国家权力,这个限度就是人权高于主权。

3.人权是永恒的,主权是暂时的、甚至可有可无

人类是永恒的,国家是暂时的。原始社会就有人权,却没有国家,当然没有主权;“共产主义”社会没有国家,也就没有主权,但依然有人权。汉密尔顿说:“人类的神圣权利……是由上帝亲手写在人性的全部篇幅上,宛如阳光普照,决不能被凡人的力量消除或遮蔽”。人权具有永恒的价值,主权只有短暂的价值。所以人权高于主权。

如果公民把主权放在第一位了,人权问题就会被人为的遮掩掉。人的首要任务是生存,生存问题要靠人权来解决。人只要活着,就得时时刻刻维护自己的人权、保证做人的尊严。

没有人权,就不会有人类的文明和进步!人权是照耀人类的永久的灯火。没有人权的照耀,人类就陷入了漫漫黑夜,人民就堕入了九重地狱、处于水深火热之中。人人享有呼吸新鲜空气的权利,可矿工们经常呼吸粉尘甚至吸入毒气而亡;人人享有饮用清洁水的权利,可一些农村饮的是毒水,农民得了各种怪病而死亡;人人享有生命安全的权利,可农民在卖血后得到的是死亡通知书——艾滋病。人死后,人的尸体应得到尊重。剥皮、鞭尸、吃人、盗卖人体器官都是非人的行为,都应受到谴责。死人的名誉、人格尊严不受侵犯。

晋代皇甫谧《帝王世纪》云:有八十老人击壤于道。观者叹曰:“大哉帝之德也!”老人曰:“吾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凿井而饮,耕田而食,帝何力于我哉?”也就是说帝王的权力(或德)与我有何关系?帝王的主权于我是可有可无的,怎能高于我的人权呢?

中国历代的统治者一贯坚持“政权>主权>人权”,将人民当作毫无人权可言的奴隶。对内残暴凶狠如豺狼,对外孝顺恭敬如羔羊。1740年荷兰殖民者在巴达维亚(今雅加达)屠杀了两万多中国侨民,鲜血染红了巴达维亚的一条溪水,被称为“红溪惨案”。可乾隆让人对荷兰使团答复说:“我对于这些贪图发财远离祖国,舍弃自己祖宗坟墓的不肖臣民并无丝毫的关怀!” 按照清律,“一切官员及军民人等,如有私自出洋经商,或移居外洋海岛者,应照交通反叛律,处斩立决。府县官员通同舞弊,或知情不举者,皆斩立决。”

鸦片战争后,美国一些地方政府通过了歧视华人的法案。如旧金山市政当局在1880年前后通过的14项被称为“洗衣店条例”的法律,其动机就在于排斥华人。为避免与《1870年民权法》和宪法第14修正案的“平等保护条款”相悖,立法机关设计了一种复杂的许可证制度。这就给了市政当局任意的裁量权,结果,所有华人洗衣店老板的申请均遭拒绝,而所有白人的申请则畅通无阻。面对公然的歧视,华人洗衣店成立了一个自卫性的行业协会──“同心堂”,决定照常经营他们的洗衣店。不久,他们全部被捕,一场官司就此启动。1886年,联邦最高法院宣布了一致同意的判决:立即释放益和等人;相关市政条例违宪无效。最高法院认为:美国宪法第14修正案的平等保护适用于美国公民,同样也适用于非公民。

发生在美国的益和案,证实了“人权高于主权”。因为华人的祖国大清国的主权可谓丧失殆尽。大清国主权的丧失,并不意味着它在美侨民人权的丧失。当时去美国谋生的华人,大多是读书识字不多的贫苦人。就是这样一些素质不高的人最终把旧金山市政当局给掰倒了。显然,这不是素质的原因,而是民主制度环境赋予了益和等洗衣店老板强烈的人权意识。

有人说“没有主权就没有人权”,常常以上海外滩公园门外写着‘华人与狗不准入内’的牌子为证。其实并没有这块牌子,有一些游园规则其中一条是‘狗与××不准入内’,一条是‘华人不准入内’。后来我们胡弄出‘华人与狗不准入内’的牌子,是添油加醋搞成的。上海租界的最大“罪名”是拥有治外法权,租界内的事“大清朝官员均不得过问”。这是罪名吗?不,这是人类文明的胜利。无论何事,大清朝官员一过问必定伴随着索贿、打屁股、剥皮塞草、凌迟、灭族,他们眼里已根本没有“人”。

主权完整的大清朝是中国人民最大的人权杀手:大清朝屠杀了无数的人民,制造了无数的文字狱。清末失去的只是一部分主权,比如关税方面的主权,而不是全部的主权。事实上,中国在清末不是因为失去主权才“谈不上人权”的,恰恰相反,正是由于失去(部分)主权才开始谈人权的。例如:1903年“苏报案”发,清廷欲凌迟处死章炳麟、邹容。但租界当局坚持依法处理“国是犯”,判决仅两年徒刑。满清当局不顾全国上下和国际舆论的抗议执意关闭《苏报》,短短数年之后,不可一世的大清帝国像纸房子一样倒塌了——《苏报》的停刊,并没有带来满清王朝的“万寿无疆”,相反却加快了其覆亡的速度。

1903年,记者沈荩因泄露清朝向日本出卖主权的秘密,慈禧太后下令立即将其处死。适逢万寿月(皇帝生于此月),例不行斩,朝廷便下令干脆于刑部大堂就地杖毙。由于没有合适的刑杖和专业行刑人士,结果:沈荩全身骨头都被打断了,可人却还在翻眼皮喘气,又用绳子套上沈荩的脖子,将其勒死。太惨了,以致刑部工作人员多日不敢去上班。案发后,各国驻京公使夫人纷纷向太后抗议,说沈荩不该死,就是死也不该这样惨。试想,这事搁在1840年以前,死一百个沈荩也不会有人向朝廷提抗议呀。按蠢货们的逻辑,这是干涉大清内政。这确实干涉得好啊!西方将先进的西方文化和民主制度传播到了野蛮的亚非地区,恩德无量。可见,清末失去(部分)主权不仅不是人权沦丧之始,反倒是接触人权之端。

九七前的香港也是有人权没主权的典型。三年大饥荒,几十万人冒生命危险偷渡香港。马思聪是中央音乐学院首任院长,是中外闻名的作曲家、小提琴家,曾以《思乡曲》牵动者无数海外赤子之心,在文革中受到非人的凌辱,他因姓“马”就被强迫趴在地上吃草。他于1967年1月铤而走险离开大陆偷渡香港。马思聪的大哥在他逃跑后被怀疑知情不报,以他们在饭桌上发表的对“文革”不满的言论入罪,全家被打成了“反革命”。其大哥当时已70多岁,在监狱里干很重的活;大女儿原来就患有严重的心脏病,被抓入狱后就死于狱中;第二个儿子被判12年囚监;小儿子判了8年,好端端的一个家庭刹时就支离破碎。马思聪的弟弟当时在上海外语学院教法文,当时就把他抓起来,几天后在学校跳楼身亡。马思聪的妹妹是上海音乐学院的教授,当时突然被隔离审讯,关在学校地下室,不许和任何人接触,天天写交代,一关就是一年多,而马逃离的事是在其妹被放回家后才知道的。马思聪太太的大哥因此坐了8年牢;马思聪太太的三弟及其妻都被判了5年。马思聪到美国后居住费城。文革后,中共又好言请马思聪回国。他没来得及回国,1987年5月20日因心脏病发去世。

从1978年底至2003年底,中国留学人员总数超过60万,遍及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回国留学人员仅17万。120万中国的高官们及其亲属定居海外,除定居港澳的16万2千人外,统统在其它国家,其中有15万高官家属已加入了所在国的国籍,里面就包括***那美国籍的孙子。从2000年到2004年,移民美国的中国大陆人有30万7千,移民速度仅次于墨西哥。目前居住美国的中国大陆移民总数已超过2百万。这些事实已雄辩地证明,许多中国人是多么渴望做亡国奴!

一个冒着生命危险偷渡的农民林在清对记者说:“我知道有些在美华人觉得我们这么来丢了他们的形象。但是他们不了解我们的背景,不知道我们在中国是什么样的生活。我们辛辛苦苦干一年,粮食说上交就上交,拿回来的只是一张白条,我们在海上飘泊,一天喝不到一口水,……我们中国就是政治不好,如果象美国这样的话,大家也不会冒着九死一生的危险来到这里。在美国,打死一个人都不会枪毙,中国想多生一个孩子都要坐牢”。只要有人因思想招罪、因言论入狱,只要有形形色色的冤假错案、有人权受侵犯,总之,只要把人当牛马的专制一天不消亡,只要还有同胞象牛马一样活着,做一个中国人,就是一种耻辱!

有网友叹道,如果国家不属于人民的,那还不如没有。难怪有人声言:死也要死到国外去,难怪有人拿到绿卡后喜极而泣:终于可以不做中国人了!没有自由没有人格的人民,不如亡国奴;不把人当人看的国家,不如殖民地;血债累累罪恶滔天的主权,有不如无!一个人需要的是生存和自由;没有生存和自由的主权要它何用?

网易在2006年9月初,曾以《如果有来生,你愿不愿意再做中国人?》为题,在网上搞了一次读者调查。自9月4~10日晚上11点,共有10234人次参与了调查,其中,居然有64%的参与调查者表示:“来生不愿再做中国人”。选择“因为做一个中国人缺乏人的尊严”,成为网民首选,占了总票数的37.5%。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