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为朋友的法西斯和布尔什维克

互为朋友的法西斯和布尔什维克

如果纳粹和布尔什维克彼此是朋友和敌人的次数相当,那么法西斯和布尔什维克的关系究竟如何呢?左派的伪概念里很少提到“纳粹”,而是“法西斯”,而且这些“法西斯”都是布尔什维克的死敌,在理念上,“法西斯主义”和马克思主义处在完全相反的两级,等等。

这是错的。贝尼托-墨索里尼(Benito Mussolini)是以马克思主义者的身份开始政治生涯的,而且它还是个暴力派、革命派马克思主义者。墨索里尼不但是意大利左派头领,而且他还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共产党人之一。1914年,墨索里尼组织了“红色周”,旨在发动一场针对腐败资本主义世界的暴力革命。墨索里尼经常被称为“Duce”,意思是“领袖”--相当于德语的“Fuhrer”,俄语的“Vozd”--而且通常认为是法西斯给了他这个称呼。这也是错的。这个绰号是马克思主义者在一次庆祝他出狱的宴会上给他起的,之前他因抗议“帝国主义”意大利对利比亚的战争被捕,在那次出狱宴会上,一个社会主义老战士说:“贝尼托,从今天起,你不但是罗马涅地区(Romagna)社会主义者的代表,而且是意大利全体革命派社会主义者的领袖(Duce)!”

这个作为马克思主义者的墨索里尼是《前进!》(Avanti!)的编辑,《前进!》是意大利也是世界一本主要的马克思主义期刊。尽管大部分墨索里尼传记都会涉及他一生中很长时期与这本马克思主义期刊的关系,但几乎没人提到同一时期他还是意大利马克思主义者的知识分子月刊《乌托邦》(Utopia)的编辑。墨索里尼没有退出马克思主义。他被“意大利社会主义党”(Italian Socialist Party)驱逐,是因为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他支持意大利加入英法俄联盟反对德国-奥匈帝国一方。尽管历史学家可以、而且已经争辩说这象征着墨索里尼向他们虚构出来的右派靠拢,而当时在左派当中,在支持还是反对战争才能帮助推动世界无产阶级革命上存在严重的分歧。

实际上,墨索里尼是跟从而不是领导意大利的极左派。Zeev Sternhell在《法西斯理念的诞生》(The Birth of Fascist Ideology)里解释说,在1914年8月19日,Alceste De Ambris在“米兰工会主义联盟”(Milanese Syndical Union,MSU)讲台上攻击中立立场,推动支持法国和英国。他把德国的行为比作反应,把法国的行动比作法国大革命。墨索里尼这时放弃了中立态度,在 1914年11月发表了《Il Popolo d’Italia》,支持加入英法联盟一方。当宣战之后,墨索里尼和其他革命派工会主义首领自愿入伍。

即便在墨索里尼之前,法西斯主义就是左派的革命工会主义,由左派里的不同意见者创建。在墨索里尼成为法西斯主义者之前,法西斯主义就是左派意识形态。当法西斯主义联合成一场全国性运动以后,它属于左派运动,而不是属于右派。尽管墨索里尼从马克思主义分离出来,他并没有与社会主义分离。他对马克思主义的反对在于,马克思和恩格斯都是德国人,马克思主义被用来作为推动德国和俾斯麦政治的工具。

此外,工会主义(Syndicalism)不是在意大利、而是在法国发展起来的,它属于左派,而不是右派。正如Roger H. Soltau在他1930年介绍法国政治的书中所说:“有一些社会主义人士不是工会主义者,也有一些工会主义者不投票给社会主义候选人,不过两个党的立场几乎没有什么区别,都相信用革命方式摧毁资本主义社会,以及用无产阶级的国际行动来彻底消灭政治分野。”这种友好关系直接影响了工会主义者(法西斯主义者的先锋)和布尔什维克的关系:当布尔什维克军事政权反对民主选举产生的、推翻了沙皇政治的革命政府的时候,工会主义者很活跃的反对法国参与反对俄国布尔什维克。确实,工会主义者内部的冲突是城市里的“红色共产主义者”和乡村的“绿色共产主义者”的冲突。法西斯主义者和布尔什维克的这种重叠关系一直持续到“俄国法西斯党”(Russian Fascist Party)时期,该党1930年代成立于中国哈尔滨;但是后来该党首领Konstantin Rodzaevsky改信了斯大林主义,他说:“斯大林主义…是我们俄国的清除了极端、幻觉和错误的法西斯主义。”

托洛茨基支持墨索里尼超过支持列宁

被斯大林认为太左的列昂-托洛茨基(Leon Trotsky)支持墨索里尼的立场,即第一次世界大战会催生马克思主义革命,列宁也支持这个立场。很多后来成为法西斯主义者的意大利马克思主义者,也支持墨索里尼的这个立场,包括Sergio Panunzio,A.O. Olivetti,Roberto Michels,Paolo Orano。托洛茨基在听说墨索里尼被逐出社会主义党之后说,意大利社会主义阵营失去了他们唯一的革命者。墨索里尼没有停止把自己看作左派。在被逐出意大利社会主义党到1922年向罗马进军之间,墨索里尼在1919年被称为“意大利的列宁”,因为法西斯主义者以工人的名义占领工厂。诗人、飞行员、法西斯主义的民间英雄之一的Gabriele d’Annunzio曾说,他支持的法西斯主义是一种拉丁化的国家布尔什维克主义。1920年代,墨索里尼表达了对列宁的仰慕,把苏联看作“斯拉夫法西斯主义”(Slav Fascism),同时共产国际主管布哈林(Comintern Chief Nicolay Bukharin)宣称,法西斯党比任何其他政党都更吸收和应用俄国革命的经验。在1926年的第六国际之前,法西斯主义都没有被看作是一种和共产主义竞争的意识形态。墨索里尼也说过,他以“法西斯主义战友”的身份欢迎斯大林。法西斯主义者公开猜测是否斯大林正在变成法西斯主义者。

墨索里尼之前的意大利总理Francesco Nitti在1927年的《布尔什维克主义,法西斯主义和民主》(Bolshevism, Fascism and Democracy)一书中写道:“如果在意大利没有了反对力量,法西斯主义会进一步演化成什么呢?考虑到当前的流行潮流,墨索里尼会变成共产主义者吗?他会突然回到原来的教义吗?”在同一本书里,Nitti还写道:“这两者之间几乎没有区别,在某种程度上,法西斯主义和布尔什维克主义是一回事。”他书里一章的标题就是“布尔什维克主义和法西斯主义完全一样”,这章的结论是:“在今天的意大利,人们对依附于莫斯科的共产主义者更容忍,超过对自由派(Liberals),民主派(democrats)和社会主义者的容忍。”Nitti并不是保守主义者,也不是右派政客,而他是一个受人尊敬的政治人物,也是法西斯主义的死敌,这使得他不得不逃离意大利。

牛津大学出版社1928年出版了哥伦比亚大学(Columbia University)Herbert Schneider教授的《建造法西斯国家》(Making the Fascist State)里写道,黑格尔信徒(Hegelian)和马克思信徒可能很快会发现,工会主义是社会主义和法西斯主义的组合,他指出一些社会主义者已经开始修改自己的理论。Sherwood Eddy在1933年的《法西斯主义和布尔什维克主义》(Fascism and Bolshevism)写道,法西斯的意大利和苏维埃的俄国有很多一样的地方。1928年,文学巨人、共产主义的辩护士萧伯纳(George Bernard Shaw)在《知识女性社会主义、资本主义、苏维埃主义和法西斯主义指南》(The Intelligent Woman’s Guide to Socialism, Capitalism, Sovietism & Fascism)里指出,共产主义和法西斯主义造成类似的改变,法西斯主义好过自由主义(Liberalism)。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