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时报》“误炸”党中央

《环球时报》“误炸”党中央

穆正新

《人民日报》旗下的《环球时报》,向以歪曲事实恶意煽情误导中国人民为能事。也正由于该报记者编辑们养成了一种不顾事实瞎编乱扯的坏习惯,使得该报文章带有较大政治风险。有时歪打正着,一巴掌抽在党的脸上。

《环球时报》2008年10月06日发表该报记者余德水,张光政和谷棣撰写的“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搅和世界” 一文(http://world.people.com.cn/GB/14549/8134575.html,以下简称“搅”文)。该文对长期与中国政府合作推进中国民主改革的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简称NED)进行了强力攻击。该文形容NED说:“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简称NED)号称美国上百万个非政府组织中的‘龙头老大’,和美国国务院、国际开发署、中央情报局有密切的联系,被认为是中情局(CIA)的‘另一块招牌’。NED频频资助‘民运’、‘藏独’、‘东突’等各种反华势力,直接干涉中国内政。”

但“搅”文里没有提到的重要事实是:就中国事物而言,NED对中国内政最直接、最频繁、最广泛、最长期的干涉活动,恰恰是通过中国政府进行的。《环球时报》对NED的丑化攻击,也等于对与该组织合作的中国政府的丑化攻击。如果说NED是CIA的“另一块招牌”,那么中国政府不就是CIA的伙伴或者是其中国代理人吗?如果说接受NED资助的民运藏独东突组织是“CIA走狗”的话,那么中国政府不就是其中尾巴最粗的一条吗?

“搅”文在介绍NED的组织结构时说:“NED打着‘加强其他国家的民主团体和机构的力量’的旗号,下属四大机构,即共和党的国际共和研究所、民主党的全国民主研究所、美国商会国际私营企 业中心及劳联-产联的国际劳工团结美国中心。”

而中国政府接受NED资助并与之合作,就是通过“下属四大机构”之一的“国际共和研究所(International Republican Institute,简称IRI)”进行的。中国政府与IRI的合作,始于1994年前后。IRI作出支持村民选举的决定并起动了一个”中国项目”(China Program)。IRI 并与中国民政部协商就IRI如何帮助中国的村民选举工作扮演一个恰当的角色。对于这个CIA的“另一块招牌”的下属机构,江泽民当局采取了欢迎的态度。至于采取这种态度的原因,浙江大学教授朗友兴的一篇论文列举了三点:第一,全球化时代的中国需要各种力量包括外国NGOs来重整其合法性。第二,农村所实行的民主选举不会影响到中国政治体制的根本。 第三 “更何况中国村民选举确需要外界在资金、选举技术、程序等方面提供一些帮助。”

这三点是相当中肯的。中国领导和外国机构打交道时,挟洋自重的心态很重。虽然他们心中畏惧并痛恨民主,但同时也明白作为独裁统治者,他们是遭到世人鄙视的。他们心中十分自卑,因此常搞些“民主”花样邀请洋人来捧场背书。最好能赚几句洋人表扬话语。由此而取得“自重”。这就是朗教授所说的“重整其合法性”。至于第三点,更属于大实话。洋人的金钱技术永远是需要的,管它是不是来自CIA的“另一块招牌”。就算CIA直接给的,那又怎样?

与中国民政部达成协议后,IRI就开始了长达10几年介入中国村民选举活动的进程。他们资助中国培训地方选举官员。培训内容涉及到选民登记,候选人选择程序,秘密投票和制表等。自1996年以来已经在中国8个省进行了这类培训。IRI资助大批西方民主人权专业人士前往观摩指导中国村民选举活动。从1994年以来,这些专家足迹遍及海南、贵州、云南、四川、福建、安徽、宁夏等大半个中国的乡村地区。IRI网站上最近的一篇关于中国乡村选举的观察报告是2005年关于安徽省的选举。

除了IRI,还有其他西方民主人权机构的专家们赴华帮助中国民主改革。他们在中国各地受到尊敬。因为中国中央政府愿意作这些专家的后盾。朗友兴列举一个实例很能说明这一点:1992年福建省人大某些官员提倡以家庭作为投票单位。而民政部力压他们改变这种做法,但地方官员不予理睬。所以,民政系统的官员不得不授引美国Kevin O’Brien 教授(他当时正好在福建参加一个学术会议)的主张,以警告地方官员”假如他们不改变做法,那么,外国人会将福建的选举视为假民主,这将有损于中国在国际上的形象”。最终,地方官员不得不同意修正。

谁说“西方民主不适合中国”?民政部的态度不是一个很好的回答吗?

除了与中国政府当局合作外,IRI还介入妇女、环境、艾滋病防治等领域里的中国民间组织活动。2006年IRI在北京主持召开了全国乡村妇女领袖会议,来自全国的各地的农村妇女代表出席了会议。会议讨论的议题包括中国政府透明度、乡村妇女领袖面临的挑战等。IRI在中国的这类活动都是公开的。说明中国政府同意他们进行这些活动。

理性地讲,中国政府与NED,IRI合作是好事。因为这样的合作促进中国进步,对中国人民有利。对共产党的将来也有利。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一直在帮助各国的民主和社会改进事业。它当然出钱给海外民运组织,西藏组织以及维吾尔组织。当中国政府表示愿意进行民主改革并提出合理项目的时候,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也愿意给予支持。过去十几年我们看到的实际上是中国政府和海外轮独运组织分享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资源的现象。对于这一点中国政府并不是不知情。如果受益各方都能敢做敢当,同时彼此互相理解互相容忍,就没什么好吵的了。反正是洋人的钱,又不是掏自己的腰包。问题在于中国当局往往太过小鸡肚肠。心里总巴望着独占洋人的资源。挟洋自重,由自己来独得好处就高兴,一看到对手也得好处就妒忌得受不了。明明与NED合作了十几年,双方友好往来一直挺和谐的。现在突然发表文章大骂该组织,搞得各界有点莫名其妙:是不是嫌NED给轮独运的钱太多,给自己的太少?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