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除民主选举是金钱政治的谎言

破除民主选举是金钱政治的谎言

岭南

在我们这个社会,金钱是弱势者难得的东西,他们要赚取它十分困难,而少了它却又十分困苦,一方面钱是极珍贵的东西,而另一方面金钱又牵连出许多令人反感的事情,使人痛恨,如贪污、钱权交易,黑钱开道和为富不仁……以及拜金主义的恶俗等等,对于金钱政治现象,大众当然鄙视了,例如现在乡村选举中越演越烈的买卖选票的贿选现象,但有一些人却利用人们对有关金钱腐败的憎恨,将美国的竞选经费与贿选混为一谈,以此来妖化美国的民主义制度,他们之所以如此,除了别有用心之外,就是“民主认知障碍症”的患者,原因是屁股决定脑袋。

如果说美国是金钱政治,富人主宰政治而排斥了穷人,其民主是假的,是金钱挂帅,那么美国的选举是多此一举,就让候选人各自拿出金钱来比一比数量看谁的多就可确定谁人当选了,何须全国来兴师动众地争个不休定要见个高下呢?须知美国的竞选经费只能用于宣传助选而不可以违法去贿选的,选民也有高度的投票自由不受金钱掣肘,美国人才不象那些胡说八道者那样弱智,选民关注的是候选人的政治观点、政策和纲领,其政治理念为选民所接受才是首要的,是政治理念和政纲决定了竞选经费,而不是相反,立志从政的人士在美国这个言论自由的社会,通常老早就将自己政治思想和政治纲领发表,可以在社会上广泛传播和交流,并不受社会强权和个人贫富所限制,他既可以自行组织成立党派去实践自己的政治理念,可以加入观点相同的党派来走上政治舞台,也可以以无党派的个人身份去参加竞选,只要他得到众多的国民支持,他就有了社会基础,因此他的竞选经费和选票也就有了来源,并随他的能力而增多,在大范围的全国普选中,没有总统候选人到竞选的时候才以陌生人的面貌出现,临时抱佛脚宣传自己,依靠比对手更多的竞选经费而能成功的,政治认同起决定的原则性的作用,而平时打下基础则是成功的关键,不能认为竞选经费能主宰一切,不妨想象一下,有人以30亿美元作竞选经费,并以邓小平“坚持四项基本原则”为政纲参加美国的竞选,这将是怎样的一个笑话,美国人所熟悉的美国共产党,由于认可它的人太少,无论它得到多少竞选经费也成不了气候。

见到一个较新的没有经费优势却成功例子,于2007年11月6日,28岁的华裔女子黄素芬以70%的高票击败唐纳利等等多名资深对手,当选美国费奇堡市市长,黄素芬没有竞选费上的优势,而唐纳利则能买断电视台的广告时段,连续发表竞选演说,又能请明星前来助阵,还请得起著名的城市规划专家来规划费奇堡市的未来,展开一系列的竞选宣传,而黄素芬只是在自己不起眼的杂货店铺贴上自己的帐目,表明一天的收入可多达数百美元,以行动来告诉周围的失业者,肯吃苦就能改善生活和创业,黄素芬又以其出色的城市管理策略以及改造环境建造人工沙滩等等妙着赢得了广大的选民的支持,依靠的是选民的认同,而不是靠财力,有才能的黄素芬成功了,她和市民都得益于这社会的文明制度。

美国是一个富裕的国家,总统竞选经费从1789年第一位总统华盛顿乘车巡回宣传竞选化了数百美元,到1860年林肯总统竞选经费化了10万美元,再到2008年美国民主与共和两党竞选总统可能化费竞选费合共要数亿美元,但这点儿钱在美国就简直算不了什么,即使在中国,几个大贪官的贪污数额就顶上这个数了,要维护文明的政治制度,确保在权力更替时不致堕落、倒退回权力世袭、钦点和流血的暴力争夺的野蛮政治制度中,不要说化几亿元,化几十亿、化几千亿也是值得的,其实关系到社会的文明与野蛮的问题就非金钱可以衡量的了,竞选化钱多、是浪费的人除了别有用心的之外就是白痴了,竞选经费又不是白送外人,竞选费化出去一方面可以拉动本土社会经济,同时竞选又似嘉年华,活跃了社会娱乐了大众,这已是政府平时须特意化钱来求得的效果了。

美国是一个没有因权力垄断而造成分裂的社会,长期的民主自由制度使美国人民的政治共识趋向统一,分歧少,贫富对立也不明显,社会矛盾不尖锐,美国劳动大众入股企业的现象较普遍,他们既是企事业的僱员又是企业的参与人,美国社会劳资双方各有组织,达到互相制约而均衡,人民在政治理念趋同、政纲大同小异的情形下,谁都没必要去垄断政治,而且社会制度具备能够有效防止的机制,由于趋同而造成派系上高度集中,形成以共和与民主为主的两大党派,由于其政治纲领大同小异,人们可按自己的需要和愿望加入或支持任何党派,可穿梭于这两党或其它党派之间,通过选票、舆论、参选和捐赠竞选经费等等途径来行使自己的政治权利,在这里要加入竞争须有好的政纲、好的人际关系和充足的竞选经费才有竞争力,因此不排除财力雄厚者通过捐赠竞选经费这个环节来影响政治,即帮助政治纲领合乎自己口味的候选人竞选,但是,由于权利是平等的,任何一方都可以以同样手段加大自己的影响来抵消对方,也可以在其它同样重要的环节上采取措施来抵消对方,而且美国对竞选经费的来源和使用都有严格的规定,对金钱影响政治保持着警惕,而实际上也没出现过须检讨这个制度的大问题,说美国金钱政治绝对是谬论。

由于政治理念趋同,政纲上的大同小异,不管是共和象或是民主驴胜出,对大众的影响都不大,在这种社会制度下的当选人没条件去不公正地行事而不受制裁的,用钱财助选来当作投资通常是得不偿失,个别腐败现象虽然不可避免,但那些捕风捉影的金钱政治故事不可信,美国不存在一派或一集团又或某阶级在竞选取胜后,获得巨大利益的保障,而失败者则失去巨大利益的保障,甚至被奴役的事情,谁当选都能原则上满足所有人的要求,在原则上已经满足要求的情况下,美国人轻松到选举可以当作消遣、当玩乐,竟然在小节上选合自己口味的候选人,除了候选人的能力、道德等等之外,甚至视其性别,性格、作风,身材、气质、相貌和表情表现得到自己好感与否来作出选择,希拉莉几滴眼泪可以挽回无数的选票而反败为胜,充满娱乐性,美国民主之光辉,非某些人泼脏水能抺黑的。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