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三十八集团军军长徐勤先

怀念三十八集团军军长徐勤先

怀念徐勤先
徐勤先将军原任第三十八集团军的军长,因“四”羁难,被判五年有期徒刑。现在两个五年都已过去了,刑期早已该满,可不知徐将军现在何处。这几天网上有人谈起这件事,怀念徐将军。这里也谈谈徐将军在“六”的往事,为将来的史学家们记录这段历史提供一些史实。

徐勤先将军是84年华北军事大演习的指挥者之一,那次演习可以说是表现我军当时最新装备、最强战斗力的一次演习。文革中解放军以“政治统帅一切”,武艺逐渐疏谈,一支在朝鲜战场上被世人刮目相看的军队,在79年对越自卫反击战中表现得似乎是一支不会打仗的军队,没有了军队应有的虎气。有鉴于此,邓想以这次演习为契机,将治军路线转到“正规化、现代化”方面来。尽管当时海湾战争还没有发生,但邓的治军思想应该说还是很有前瞻性的。

那次华北大演习,是一次多军兵种的合成作战演习,演习除海军没参加外,有空军、二炮、陆军等各个军兵种。可我们知道,解放军打仗向来以步兵为主,其他军兵种都是协助,即协助进攻或防御。而且这种协助也往往很机械,例如步兵进攻前,炮兵对对方工事进行摧毁或火力压制,一旦步兵投入战斗,炮兵就没事了。所以,当时的野战军的高级指挥官中鲜有能指挥各军兵种协同作战的。协同作战与协助不同,协同是各兵种联合作战,战斗时要求各军兵种交叉作业。这就要求指挥员能熟悉参战各军兵种的作战特点、配属武器的性能并能根据战役态势选择我方的火力配置作战。

而徐勤先将军是当时解放军中为数不多的有协同指挥能力的高级军官之一,军委能把精锐的第38军军长委任给他指挥,也说明徐勤先将军至少是军中的将才,他还是当时唯一的挂中将衔的军长。

他既然有卓尔不群的才华,可想他决不会是仅仅满足于“服从命令”军人,他有他的思想。这也可能是导致他在六四中栽跟头的重要原因之一。

其实我们知道,“四”中真正按时进入指定地点只有第38军和第15军。“六”进京的有十几支集团军,大部分被街头的学生、市民拦截和冲散以后,或掉头走了,或躲了起来。可这些没完成任务的部队,后来还都立了大大小小的“功”,也算是不妄此行。而作为38军的军长不仅没有立功,还进了监狱,历史也真会开玩笑。

第38军能最后按时进入指定位置,有部分部队是强行开枪突破进入的,但大部分部队能按时进入,却与徐勤先军长的事先谋划有关。在接到军委命令后,徐将军布置了几套进城方案,根据他的方案,部队最后肯定能够到达指定位置。例如方案中有在哪儿哪儿被冲散或拦截后,到第二地点集中出发,再冲散或被拦截,到第三地点集中出发,如此等等,……最后以班为单位到达指定地点。徐将军方案中运用了许多城市巷战的战法,即使现在我军对城市巷战也是比较生疏的。

作为军事作战预案,他的方案唯一不合格的,就是没有允许动用火力武器。因为他制订方案时,压根没考虑开枪——因为对面是民众。人民军队,当然不能向人民开枪,大道理似乎也没错。

当正式命令下达时,有了可以“开枪”的许可。作为职业军人,徐将军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以及可能带来的后果,他不想执行这样的命令。于是,他采取了军人违抗命令时最委婉的做法——称病,并住进了医院。他也确实有病,可邓小平不容,于是事后的 “秋后算账”这五年有期徒刑等着他… …

About these ads

One Response to “怀念三十八集团军军长徐勤先”

  1. qiejibatan Says:

    历史事件中的三十八军军长徐勤先

    因为GOOGLE 和BAIDU上来看这篇文章的同学很多。我看最好做个注脚: 首先下面这篇文章是一个报纸的转载,时间也是几年以前。其次, 我之所以贴它,是因为网络上的种种流言,这封信写的似乎最为可信。最后,希望大家抱着审慎的态度看待自己不了解的,而被某些人不断用煽动性语气提起的故事。

    徐将军是值得景仰,但是他始终是一个人,请不要给他套上太神圣的光环。无论他是否还在世上,能够平静的渡过晚年才是正真的幸福。

    (读者投书)主编您好,我读了贵网站的文章《抗命将军:三十八军军长徐勤先逸事及其它》很有感慨,愿把我了解的一些情况告知主编,或能得以流传。

    我是六四事件的亲历者,当时是一名大学二年级学生,在六四前后也曾从不同渠道听说徐勤先的故事,但多为道听途说未敢全部相信。直到去年夏天在北京的一次学术会议上遇到一位当年军事检察院徐勤先专案组的成员,从他口中得到一些确切消息,才对此事件有了比较真实的了解。

    当年流传的徐勤先抗命不遵,其实并不确切。徐勤先在六四发布镇压令的时候确实住在医院,并非其称病,而是确实在指挥训练中扭伤脚踝。当中央军委命令其赴总参接受命令时,他完全可以称病不出,派38军参谋长去,但他还是去了。在镇压命令下达后,他当场表示了不同意见,总参警告他不能抗命,他当即称只是按照程序表达意见,并未打算抗命,并表示立即回部队部署执行命令。但在当时请况下,总参已决不可能再让其离开,立刻将其武器缴下软禁起来。并在六四事件结束后判刑,具体几年我已记不清,似乎并非五年。

    据这位知情人透露,徐勤先在受审期间表现令人钦佩,是一位真正的军人,为人正直,也具有很强的军事才能。其子在六四期间正在大学读书,这恐怕也是他比较同情学生,并为军委猜疑的原因之一。另有传言,徐勤先为徐海东大将之子,据该人透露也属不实,徐勤先实为农家子弟,靠个人奋斗,从士兵升至军长。

    据知情人透露,徐勤先在狱中待遇甚好,军委也知其并非蓄意抗命,并且与党内政治斗争无任何瓜葛,所以并未为难他。出狱后,还任命其为河北省军分区副司令员。大概是郁郁不得志的缘故,徐勤先出狱后不久即患病,目前已去世。

    我目前也在海外,才能看到你们的网站,旧事重提不免伤感。徐勤先不过是六四受害者中比较知名的一位,只有我们这些亲历者才能体会受到的伤害。当时种种已不堪提起,只愿我们这些生者不要忘却逝者。

回應文章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Connecting to %s


关注

Get every new post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d bloggers like this: